学生自写自画自演皮影戏大马首本社区绘本《老港是我家》面世

学生自写自画自演皮影戏大马首本社区绘本《老港是我家》面世学生自写自画自演皮影戏大马首本社区绘本《老港是我家》面世学生自写自画自演皮影戏大马首本社区绘本《老港是我家》面世学生自写自画自演皮影戏大马首本社区绘本《老港是我家》面世学生自写自画自演皮影戏大马首本社区绘本《老港是我家》面世学生自写自画自演皮影戏大马首本社区绘本《老港是我家》面世学生自写自画自演皮影戏大马首本社区绘本《老港是我家》面世学生自写自画自演皮影戏大马首本社区绘本《老港是我家》面世

霹历老港培智微型华小一群纯朴的学生,除了用纸影叙述着他们家乡的故事,还将之印成绘本,催生了马来西亚第一本儿童皮影社区绘本《老港是我家》,让更多人认识老港这个小岛。

这本绘本的面世,不但会提高老港的知名度,也有助推动社区及学校活动,并可鼓励及带动更多孩子去撰写“家”的故事,以及创作属于自己的绘本,进而刺激更多本土社区绘本的诞生。

《老港是我家》统筹庄白祺说,社区绘本并不是由老师撰写,而是由老师带动小朋友去製作属于自己的作品。

“小朋友可以使用文字或图画来叙述故事,内容最好是与家乡的土地有关係,因为我们要推动的是本土社区的作品,所以,必须与当地关係密切,才能把家园的故事带出来。”

她披露,出版绘本的另一个意义主要是让大家知道,每个人都可以通过绘本的形式说故事,并把马来西亚更多社区的故事带出来。

这小岛未来可能会消失

“就如《老港是我家》绘本,让大家知道原来老港是一个位于西海岸线上,既没有水,也没有电的小岛,这个小岛未来可能会消失,但因着这本绘本的诞生,人们将会记得这个地方曾有一群小孩製作了一本描绘自己的家的作品。”

她说,许多绘本作家都是自写自画,当然,也有的作家只负责写文字,而绘图则由其他人代劳,无论是前者或后者,都可被视为儿童文学创作者。

“不过,《老港是我家》与一般绘本不一样,这绘本强调的是社区,所以主要是由当地人自行讨论所要呈现的内容,然后自写自画,大家合力完成这本作品。”

她指出,若《老港是我家》当初是交由着名作家去编写,那幺,当地孩子在看到这绘本时,脸上就不会流露出像现在那种极度兴奋的表情了。

“毕竟这是一本由当地孩子亲自参与的绘本,所以,身为参与者的他们在看到这绘本的内容时,内心感受自然大不同。”

办皮影戏表演 吸引校友返校庆中秋

庄白祺披露,《老港是我家》可说是老港孩子在岛上的生活写真。

“虽然他们长期生活在无水无电的环境里,但内心却是如此富足,从他们的原创文章及所割出的皮影纸偶中也可以发现,他们很乐天,也很爱自己的家园。”

她说,绘本的内容也显示,这群孩子与师长的关係融洽,而学校更是这群孩子的快乐天地。除了上课外,就连课余时间,他们也爱待在校园内与师长一起生活和游戏。

“老港距离十八丁约30分钟的船程,因此,渔船不但是当地人用以捕鱼谋生的工具,也是他们的主要代步工具。对岛民来说,没有船是万万不能的事情。所以,当我们把学生分成3组,并让他们自绘家园图时,他们都不约而同的把住家、学校和渔船画进图画里。”

她指出,2016年,培智华小时任校长周振彬希望可以举办一场“回港过中秋”暨校友回校日,以鼓励大家回老港团聚,而她当时也原本打算举办一场豪华靓丽的舞台表演,并安排知名的音乐人到场呈献一场演唱会,但最终因老港资源薄弱,且无法获得足够的马力发电机以应付大型舞台的灯光音响所需,她唯有改变办活动的方式。

“加上举办演唱会的经费过于庞大,若是向生活并不富裕的岛民筹集经费,相信也不容易筹获足够的经费。”

她说,在原有计划面临瓶颈之际,她只好秉持着“穷则变,变则通”的精神,改为举办皮影戏表演。

“我们把19名学生之前在‘听、说、写快乐故事营’中所写的家园故事的其中3篇作品改编成皮影戏,并动手製作纸偶,善用岛上无光害的大环境,让学生亲自演绎皮影戏。当时,我们也无法预计会出现怎样的效果,而只是尽力与孩子、学校老师、志工及村民凭着过去多年所建立的默契与感情,倾全力筹办这场活动。”

舞台简单 表演真挚

庄白祺说,“回港过中秋”活动掀开序幕时,戏台中间高挂着一条白布,两旁配上红布及手作灯笼,虽然舞台设计简单又朴素,但学生生动活泼的表演与真挚的情感流露,却令观众看得如痴如醉。

“学生自製纸偶及表演皮影戏后,我与老师吴佳薇发现,只要把学生呈献的故事串连起来,就可出版成绘本,而且这将会是一本保留了学生原创精神,且最有特色及最有力量的绘本,加上之前的种种经历使到我们深有感触,因此,我们也想把这一刻记录下来,于是,当下毅然决定把学生所写的故事和作品汇集成社区绘本《老港是我家》,并把这份情怀继续传承下去。”

她披露,当他们决定出版绘本后,便把表演当天所拍的照片收集起来,充作绘本的素材之一。

画风纯朴 童真百分百

庄白祺坦言,当地学生的作画能力并不好,不过,虽然画作欠佳,但胜在纯朴自然、色彩丰富及童真百分百,而这也使得绘本里的作品极富特色,且显示当地学生的内心充满阳光。

“学生在画‘家’的图画时,一般都会画出很多人,而且表现出家人相处融洽的一面。其实,岛上平日最常出现的是‘母亲骂孩子’的一幕,但从孩子的画作内容看来,他们和家人的关係都很融洽,这是极为有趣的一点。”

她说,老港的学生平日多互相照顾,儘管没有太多的物质享受,但他们都感到很富足,且鲜少像世人般为了各自的利益而斗争。

“绘本内的其中一个故事,即〈素玲的家〉,不但画着许多家庭成员,同时也画着屋外晒了很多衣服,令人看了禁不住发出会心一笑。最难得的是,当地学生与老师的关係都很好,他们经常与老师一起踢球,师生之间就像好朋友一样打成一片。”

面对交通膳食问题 累积经验克服难题

庄白祺说,走入老港推动社区活动并不容易,且必须面对种种挑战,有时更必须凭着急智见招折招,才能克服万难继续往前挺进。

“在老港面对的最大问题莫过于交通问题,一般上需从十八丁搭船出发,并在经过约30分钟的船程后才能到达老港,由于柴油价格不便宜,我们也不好意思要求岛民免费载送我们进出老港。”

她说,另一个问题就是前往老港的船只不多,若要搭乘“顺风船”到老港,除了得事先费时安排,还得预先了解开船时间,否则就会面对“苏州过后无艇搭”的窘境。

“我们每次进出老港时都会上演‘追船’或‘赶船’的戏码,而到了举办活动的期间,更是为了安排搭船一事而忙翻。”

她指出,到岛上举办活动期间,他们还会面对住宿与膳食难题。“我们曾到村长李世民的住家、学校、图书馆等地‘寄宿’,有时还会被一种不知名的蛟虫叮咬,搞到伤口奇痛或奇痒无比。至于岛上的咖啡店更是需要事先联络,若我们未提前向他们预订食物,恐怕就会面对‘无物果腹’的困境,而一般岛民也没有多余食物供我们充饑。”

她说,有一次,他们因为需在岛上逗留3天而準备了所需要的日用品和食物,而当他们以为万无一失时却发现,事先準备的食物竟已不知所终,以致饿得头冒金星。

“每当我们把在岛上所拍的照片上载至网络时,一般人都会误以为过程很美好,其实背后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苦处。直到我们进出老港多次并累积一定的经验之后,才渐渐懂得作出万全的準备。”

她披露,虽然他们曾为了推广老港的社区活动而吃尽苦头,但却不以为忤,同时,他们也感谢当地居民、培智华小师长及一些单位的尽力协助,因为《老港是我家》正是在他们的协助下,才得以顺利出版。

相关推荐